在大学学到的这三点,带我走过十年的心理学应用之路 ——04级校友、友心人创始人梁嘉欣在2016级新生开学典礼上的发言

发布人: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12-01

 

2016年828日下午,中山大学心理学系2016级新生开学典礼在心理学系系楼305报告厅举行。系领导、全体教师、校友代表和16级新生共一百余人参加了本次典礼。

 

典礼邀请了系友代表08届毕业生梁嘉欣做分享。她作为我系“心理宣传月”活动的创始人,社会企业友心人心理社区的发起人,数年来不遗余力地传播心理学知识。她主要分享了自己的几点收获。一是批判性思考,鼓励同学们在未来的学习和工作中勇于思考、敢于质疑。二是将心理学的知识用于实践。三是发扬共享精神,努力将心理学知识分享给更多有需要的人。

 

我系通过邀请系友回校做分享的方式,给予系友更强的归属感,构建新老心理学系人之间的连接感,营造“传承”的系文化,使心理学系人的梦想和努力,责任和担当得到传承,激励新一代的心理学系人不懈奋斗。以下为梁嘉欣校友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04级的梁嘉歆,英文名叫keledoll,就是粤语“奇奇怪怪”的意思。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主要是来给师弟师妹打打鸡血的,想跟大家分享毕业了八年以来自己在工作中运用心理学,还有跟全世界各地读心理学的人打交道的一些经验。

 然后今天在走过来的时候有跟博士生同学分享说十年前就来过这里,那时候(心理系)还在珠海。

 为什么会来过这里呢?是我们拍了一个中大心理宣传月的宣传片,我是导演,我选的一个点就是在这里。我们认为心理学其实是代表一条探索的路,所以我们就在大学城里面,人比较少,走来走去。

然后十年之后重新走同样的路,已经有很多很多人走过了,但是我们会发现心理学其实还是一个帮助你去了解和认识自己的地方。

 我1986年出生,然后是广州人,土著(笑)。在18岁的时候就决定要入读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因为我高二的时候/我选的专业就只能读中大心理学系,所以我是选定了这个学校和这个系。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实现自己的梦想,因为小时候我在单亲家庭长大,也没有什么很好的物质条件。然后,我觉得那四年现在回忆起来应该是人生中最好的四年,最开心的。在这四年里面除了学了我自己非常喜欢的心理学,然后认识了各位老师和同学,也在里面认识了我的合伙人,现在跟我共同开公司的几位校友。当时,也创办了中大的心理宣传月,后来就是我在这里,拿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全国大学生攀岩冠军。更重要的事情时,我在攀岩的过程中还认识了我的人生伴侣,就是隔壁人类学系的一个师弟,是我先生。这是非常重要的成就(掌声) ,也劝大家要抓紧时间(笑)。

所以我今天要分享三点,就是我在这个探索的过程当中在中大心理系学习到的一些东西。

 一、Critical Thinking 批判性思维

那我觉得第一点是很重要就是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我觉得在中大心理系,因为我们的课程都是英文教材为主的,然后我们有非常多的课程练习,导师制的,以实验为主,我们的老师会非常多元和跨界。不要觉得这些东西是是个心理系都有的,这是应该是全中国独一无二的心理系的设置。因为对比了很多别的学校心理系之后,我们发现,原来我们的同学在本科的时候有那么多的机会去做很多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去尝试自己的研究和自己的方向,是非常难得的一个学习的过程。然后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到真正工作还有去别的学校做研究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表达自己,会去更容易去质疑,去提出新的创见。

二、Jump Out of Box 跳出自己的框框

 我第二个很大的收获是,跳出自己的框框。我创办的另外一个团队叫做跳盒子,就叫”Jump Out of the Box”。我常常觉得在中大心理系,很多别人认为心理学很多时候真的就是心理咨询,或者就是你只是跟别人随便吹吹水而已,可是我们真正学习的东西你看,是一门非常硬的science(科学),然后我们有非常多的研究领域,对人的不同方面有不同的认知。所以我很郁闷的时候是觉得学校的知识其实很难应用到生活当中去。

我第一个选择是研究生去念了华东师范大学,念了cross culture psychology(跨文化心理学)。可是我觉得在学校里面也非常困难去做实践的应用。于是我研究生三年级的时候做了一个jump out of box(跳出盒子)的决定,就是去了联合国妇女署在北京的办事处做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实习。这在当时是非常奇怪的,因为也是就业季节,在华东师大也没有几个学生去过联合国实习。然后后来就是因为接触到这个公益的领域,我就开始投身公益跟社会企业(一头掉进了这个坑)。一进了这个坑就做了四五年,后来我去了现在果壳网前身的科学松鼠会有实习过一阵。

另外一个(跳出盒子)的经历就是我在另外一家社会企业做负责人。我们开了600多家社区的公益图书馆,现在也有一些是在国外的。然后我们整个团队成员最高峰只有6个人,去管理这个图书馆,一年差不多做几万人做的活动。这件事情挺好的,可是我做了3年之后我很郁闷,我在想:读了七年心理学总觉得应该用心理学做点什么,于是我又一次jump out of box。所以,我在想我做了那么多社区的事情,能不能把它带回心理学界。于是我做了一个平台叫“友心人心理社区”,就是我希望做一个心理学人的community(社区)。然后我们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搭建了一个有大概500多个心理学人的社区平台,然后也有一个少10万人关注的这样一个线上的社交媒体平台。

然后第三个jump out of box是,我认为其实无论在做学术还是应用,心理学真的是无处不在的,只要你是跟人打交道的地方就有心理学,我们在学校学的所有东西都是能够在生活中应用的。

三、Sharism 共享精神

第三个我觉得很重要的要跟大家分享的是Sharism,就是共享精神。我觉得这是我在中大心理系学到的非常重要的一点,然后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学校心理系的一个特点。我记得在大二的时候,我是非常看不过眼别人,别的学系,好像外国语学系会做心理科普活动。然后他们就发那些星座还是什么性格测试的小传单给我,我就说为什么我一个读心理学的人要被你们科普。所以那个时候就非常愤怒的回去跟同学们商量,就说要不我们来做,我们来给他们做一下科普。于是在大二的时候,我们的心理系的学生会就是在整个学院的师生支持下做了第一届的心理学宣传月,然后我知道现在已经做到第十届了。我那时候做完第一届的时候我很感动,因为我们其实准备的时间非常短,但是当时非常轰动,我记得开幕式的那天,就是后面都没有位置的,站都没有位置站的。

然后(通过这件事),我们知道,其实心理学人是可以为公众可以做更多的事情的。所以我当时立下一个志愿说,那十年之后我们可不可以做全社会的心理宣传月,我们可不可以也做得那么大。

去年,我成立了一家公司,就专门做这样的事情。我们今年9月份也会想在广州start up(启动),去做一个心理的创新节——友心人中二节,让公众知道其实心理学是可以帮助到你,能够把这种心理学的知识分享给更多需要的人。

 所以,以上三个点是我十年前在自我探索的路上领悟到的。但是我觉得这三点,critical thinking,jump out of box,还有sharism,一直引领我走到三十岁。

我记得我在二十岁的时候还在上高定国老师和黄敏儿老师的课的时候我剃过一次光头。然后,三十岁的时候我选择再剃一次光头,我觉得人生任何时候可以重新来过,然后我们任何时候其实都要:相信心理学可以帮你走的更远。

谢谢大家。